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管l家婆水心论坛

再看孟买袭击中的印度军警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2-01-05  

  2008年11月26日,星期三,白昼已经结束,孟买—印度最大的海港和金融中心,迎来了一个看似再平常不过的傍晚。

  20时30分,孟买半岛南端戈拉巴地区一个偏僻的小渔港附近,渔民阿贾麦斯看到两条舢板先后靠岸。船上坐着好几名年轻男子,穿着像学生或自助旅行者,但都带着沉重的背包。他们迅速上岸,然后散开并消失在黑暗中。

  同一时刻,数公里之外的孟买市区正是华灯初上,街道上车辆川流不息,酒店和咖啡馆中外国旅游者和本地顾客熙熙攘攘,一切看起来都是那样祥和。谁也不会想到,一伙穷凶极恶的杀手即将展开一连串针对平民百姓的血腥屠杀,使孟买这座印度人口最多的大都会陷入长达60个小时的极端恐怖之中。

  21时15分,靠近半岛南端的利奥波德咖啡馆首先传出枪声。包括外国游客在内的很多人正在兴致勃勃地收看板球赛转播,两名手持KMS-72突击步枪(前东德版AK-47)的武装分子突然出现在人行道上,向咖啡馆内猛烈扫射,10余人随即倒在血泊之中。

  与此同时,另外两名袭击者来到犹太人小区的贾巴德大楼附近,这座五层楼房经常接待来孟买旅游的以色列游客。袭击者向路角的加油站投掷手榴弹后冲进大楼,劫持了包括多名以色列人在内的人质,并向被爆炸和枪声吸引过来的人们开枪射击。

  21时25分,2公里外的贾特拉帕蒂希瓦吉火车站,两名身穿T恤、身背大包的枪手走进13号站台。这座火车站建于英国殖民时期,是孟买最具纪念意义的建筑物之一。两名枪手向毫无防备的人群连续投掷多枚手榴弹,并开枪扫射,短短几分钟内就有超过50人遇难。站内虽有数十名警察,但大多赤手空拳,仅有的几条警棍也无济于事,除了3名警察当场被打死外,其余的都四散奔逃,凶手如入无人之境。随后两人分头穿过满是血迹的大厅,走向两个主进站口,一边继续向看得到的所有活动目标射击。这些情形都被车站的监控设备拍摄了下来,成为这场印度15年来最严重的事件留给世界的第一印象。

  拥有105年历史的泰姬玛哈饭店,以及奥贝洛伊和三叉戟3座高档酒店高耸在海滨大道附近,它们是孟买这座城市繁华的象征。21时45分,三叉戟酒店入口处的环形车道旁跳出两名枪手,向保安开枪射击,然后迅速穿过大堂,追上一群试图逃离酒店的顾客,将他们统统射杀。而后枪手上楼冲进提芬酒吧,打死了4名本地顾客。在附近一家名为坎大哈的餐馆,枪手绑架了16名就餐者,将他们带到第20层,在示意其中两名穆斯林出列后,对其他人扣动了扳机,14人中只有4人侥幸得以生还。23时47分,袭击利奥波德咖啡馆的两名从侧门闯入了已是一片混乱的泰姬玛哈酒店,与先前到达的一组袭击者会合,在大楼内横冲直撞,枪声持续不断。

  此时,袭击火车站的两名持枪者又冲进附近的卡玛妇女儿童医院,打死门口两名没有武器的警卫,并跑上楼梯。发生袭击的消息已经传播开来,孟买所在的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官员通过媒体要求市民们不要出门。上城区警察局的警察包围了医院,并和在顶楼进行了交火。但只有手动步枪和手枪的警方在交火中处于明显劣势,依仗KMS-72突击步枪的火力,打死了一名警员,并逃到楼下,钻入一条窄巷后失去了踪迹。

  马哈拉施特拉邦首席部长德希姆克当时正在卡拉拉邦,袭击开始不久他就得到了消息。但一个半小时后他才确认事态的严重性,并于23时电话请示内政部长帕蒂尔,要求派国家安全卫队(NSG)来孟买处置该事件。帕蒂尔随后致电NSG总监乔伊斯克里汗·杜特,通知他派出200名突击队员前往孟买。27日0时30分,远在新德里的200名特种部队队员接到出发通知。而在此时的孟买,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已在市区各处进行部署,警方正在准备向泰姬玛哈饭店和奥贝洛伊饭店内的袭击者发动进攻。虽然官方迟迟未给这一事件定性,但各媒体已纷纷做出报道,不过消息相互矛盾,统一的只是确认这是一起。

  1时35分,孟买警方反恐部门负责人赫曼特卡卡尔里和同事们正在GT医院附近的一辆警车里,指挥开展搜捕。从火车站逃出的两名突然现身,朝警车一通猛射,车里的人未及反应就全部身亡,其中赫曼特身中3枪。两名匪徒抢走警车,试图开车逃离市区,沿途还不断向外扫射。警方则紧追不舍,双方在南部城区上演了一幕惊险的警匪追逐战。直至3时许,匪徒劫得的车辆在一处大型路障处掉头时卡在了隔离带上,副驾驶位上的男子跳出车外进行扫射,守在此处的12名警察虽然只有3支枪,却成功将此人击伤并抓获,另一名开车的匪徒则被当场击毙,警察也付出了1死1伤的代价。事后得知,号称孟买警方遭遇战专家的维贾伊萨拉什卡和警方高官阿肖克坎普特,都在这场枪战中遇难。而被抓获的歹徒名叫阿扎姆阿米尔卡萨布,他是整个中唯一活下来的袭击者。

  从0时40分开始,在泰姬玛哈和奥贝洛伊酒店内逐屋搜索,将数十名没有逃离的客人抓做人质。1时15分前后,紧随而来的警察与匪徒发生多次交火,但都被从楼梯上掷下的手榴弹炸退,整个建筑物都在接连不断的巨大爆炸声中颤抖,至少4名警察身亡。还在多处纵火,1时35分,泰姬玛哈饭店标志性的圆顶之一也窜出了火苗,酒店内数个楼层浓烟弥漫。很多躲藏在房间内的游客借此机会,在绳索和消防员的帮助下逃生。但搜捕袭击者的工作进展却不顺利,前来协助警方的海军陆战队突击队由于对酒店构造不了解,花了很大力气才将各出入口一一封锁。而对手们却似乎对酒店内部状况非常熟悉,即使在一片黑暗中也行动自如。到3时30分,军警双方被迫停止行动,等待援军。

  直至早晨6时30分,NSG突击队员们终于姗姗来迟,包围了泰姬玛哈酒店和奥贝洛伊酒店。7点整,漫长的攻坚战开始了。白天的进攻并不顺利,两座酒店内的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在两座楼间频繁跑动,制造人数众多的假象,成功地迷惑了突击队员。而躲在贾巴德大楼内的两名同伙则炸毁了各层的电梯门,只要军警发起攻击,就藏身于电梯井中,然后伺机反击。进攻者们隶属于不同单位,协调起来非常困难,而且对敌人盘据的酒店和大楼的结构知之甚少,虽然动用了机枪和榴弹发射器等武器,仍收效甚微。匪徒们可能出于节约弹药的原因,大多数时间是在与进攻者对峙和捉迷藏。拉锯式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当天晚间,两家酒店不时有新的火光冒出,天空烟雾弥漫。

  28日上午,NSG突击队和海军陆战队开始取得实际进展。上午他们清除了泰姬玛哈酒店的附楼,解救了部分人质,同时还向奥贝洛伊酒店发起了猛攻,击毙两名,救出4名伤员,并在大楼里找到32具尸体,其中有些明显是刚刚被处决的。突击队员必须逐个房间地仔细搜索,由于对匪徒一无所知,使得分辨人质与匪徒十分困难,进展非常缓慢。贾巴德大楼率先得以“解放”,当天上午,一架搭载17名NSG队员的米-17直升机飞临大楼上空。鉴于对手持有自动武器,直升机不得已以较大悬停高度索降队员,7名队员先期降落,其余10人第二批到达。经过几个小时的战斗,最终突击队员们炸毁一面墙壁,攻进大楼,击毙了2名,但人质已全部被杀害。

  在最后一个据点—泰姬玛哈酒店,双方的激战从28日晚间断断续续一直进行到29日早晨。期间,一名武装分子甚至从窗户向聚集在大楼外报导事件进展情况的数百名记者开枪射击,所幸无人中弹。到29日早晨6时,突击队员已控制了饭店主楼的大部分区域,3名退守到一个餐厅内。在最后的强攻中,两名中弹身亡,另有一名身中数弹后,跌出窗户摔到外面广场上。随后,印度反恐特种部队负责人向外界宣布,在泰姬玛哈及周边地区开展的围剿行动已经取得胜利,持续60多个小时的噩梦终于结束了。

  在孟买事件的整个过程中,印度几乎所有的反恐力量都轮番上阵,包括军队、内务部、国家安全部门和警察等多个系统,但却未能迅速解决危机,同时导致平民出现巨大伤亡。因此事件结束后,印度国内舆论难得步调一致地对国家强力部门的迟钝和无能进行了口诛笔伐,其中“硬件”方面的批评最为猛烈,因为印度反恐“硬件”的落后是显而易见的。人们通过网络、电视等媒体,对现场印度军警的第一印象就是装备非常杂乱,不仅制服、装具的颜色和形式各式各样,手中的武器更是一盘新旧不一的“大杂烩”,甚至有些是其他国家早已淘汰的古董级武器。

  最早接触的是普通的治安警察,他们身着卡其色或栗色制服和相应颜色的贝雷帽。虽然他们身处反恐一线,但其武器却最为陈旧,装备也最差。由于近年来印度政府对国内的枪械进行严格控制,很多警察在执行公务时都没有,只有竹质警棍和藤编盾牌,头盔和防弹衣数量也很少。治安警察的多是“威伯利”MK Ⅳ .32口径转轮手枪和“李恩菲尔德”7.7毫米NO.4拴动步枪,而它们都是英国在上世纪30年代定型、二战期间装备的老式军用武器,甚至还有1909年印度就开始生产的“恩菲尔德”MK Ⅲ。这些武器中有些是英军淘汰的,大部分则是自行生产的,其中NO.4一直在印度生产到1980年。目前这些老枪大多数已超过使用寿命,其性能更是远远落后于时代,根本对付不了手中的突击步枪。在此次中,曾不止一次地发生过这些“老爷枪”卡壳的情况。印度《每日新闻与分析》女记者普拉蒂阿切雅26日晚间在泰姬玛哈酒店袭击现场采访时,就有一名警察告诉她,他的步枪“只能开一枪”。当再次开火时,这名警察吓得哭喊起来,后来丢下普拉蒂自己跑掉了。反恐警察的装备则要稍好一些,他们配备有蓝色或绿色、带有防护面罩的防暴头盔,有些人还有轻型防弹衣,武器中也有更先进一些的伊莎波尔(Ishapore)7.62毫米自动步枪。该枪因在伊莎波尔兵工厂生产而得名,是印军的主力轻武器之一。它实际上是印度仿制的FN FAL步枪,说得更准确一点,是仿自1957年定型的英国版FAL—L1A1,而不是向FN公司购买的特许生产权。该枪的特点是枪管长、精度好、威力大,缺点则是全枪过长过重,携行不便,而且在小口径步枪大行其道的今天,这种全尺寸自动武器已经明显落后。此外,反恐警察还装备有“斯太令”冲锋枪和少量“勃朗宁”大威力自动手枪,不过这些上世纪50年代水平的武器也并不是全面装备的。泰姬玛哈酒店中餐厅主厨史希林27日曾亲眼看到战斗中一名反恐警察的左轮手枪卡了壳,而后者的同伴们也有很多仍在使用打完一枪就要重新装填子弹的老“恩菲尔德”步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