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管l家婆水心论坛

盒马五年参悟取舍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1-12-04  

  从盒马举旗首垦算起,新零售已走过五个年头,在众多资本和玩家的集体探索下,整个赛道越来越繁荣,但格局和气象也在不断变化。

  这两年的变动尤为明显,疫情的打击、少数资本的强势以及头部梯队的强化,为赛道带来了更大的波动,一边是不少曾经靠融资野蛮扩张的明星选手的黯然退场和陨落,另一边则是少数头部玩家的持续扩张,对比颇为强烈。

  赛道明显变难了,因为一直强势的盒马,也有了调整动作,前年和去年都关掉了几家门店,涉及到苏州、福州等城市。但这样的调整并非趋势性的,而是战略性的,因为今年,盒马新进驻了郑州、合肥、济南、南昌四座强二、三线城市,下沉意图明显。

  还有一个动作值得注意,那就是盒马同时在上游“大兴土木”,新建了大量盒马村和农业直采基地,目标显然是供应链的升级和强化。

  五年前,一头扎进新零售的无人区,誓要开拓一张庞大的新零售版图,而今天,在历经市场的洗礼之后,盒马的目标更加清晰了。五年新零售长跑,面对赛道局势和消费者需求的不断变化,盒马其实也一直在变,尝试找到最合适自己的生存之道。

  2016年,阿里首次提出新零售概念,而盒马承担了新零售的落地任务,一开始以试运营的方式进行探索,在上海开出了第一家店。

  但当时的新零售只是一个较为笼统的说法,主要指线上、线下加物流的有机融合,对于新零售的具体模式,谁都没有答案,所以盒马其实比较谨慎。

  作为电商的升级版,新零售虽然陌生,但还是充满了巨大的诱惑,当盒马开始行动后,赛道很快刮起了一股开店狂潮,大量资本和玩家进场,打着新零售或2.0模式的概念,短时间内将门店开到了全国各地。

  虽然先行,但盒马仍然保持着克制,并没有和其他疯狂的玩家进行开店大战,而是在考虑如何打出属于自己的差异化战略,在无人区开出一条路来。

  2017年,盒马首次进行了大胆创新——推出“日日鲜”品牌,以自有品牌和直采的模式,为消费者提供不隔夜的蔬菜和牛奶。当时赛道的新零售竞争焦点,主要还是在店内布局、到店到家等方面,以自有品牌颠覆生鲜的时效售卖模式,是绝大多数玩家不敢去想的一件事。

  因为拒绝隔夜,实则容易推高自身的损耗成本,在赚不到什么钱的生鲜行业,是一件风险很高的事。而且当时的传统生鲜农产品售卖渠道,比如商超等,在产品保鲜和时效上也没有严格的执行标准。

  但后来的事实是,自有品牌逐渐成为新零售玩家们的标配,学习盒马成了一种行业共识。

  虽然身肩阿里新零售的重要使命,但最开始的两年,盒马在开店速度上没有被狂热的环境所同化,反而比较小心和保守,以试错的方式慢慢开店,等待一个可以快速复制的机会。而推出自有品牌,开始供应链式的创新,则成为此后的一个战略重点。

  2018年,新零售的门店大战仍然火热,美团、京东、永辉等玩家的高调扩张,让整个赛道的火药味更加浓烈。

  当时的盒马在门店规模上没有优势,到2017年底还不到30家,但到了2018年,盒马一改常态,开店提速再提速,一年下来,盒马总门店规模超过了一百家,增长了好几倍。

  当时资本虽然看好新零售,但仍然忌惮于盈亏平衡的问题,如果没有成功的经验,强行复制显然是自寻死路。突然的野性加速并不是盒马意气用事,因为早在前一年,盒马已经有门店做到了盈亏平衡。

  盒马的小心思不仅在门店规模上,面对各路气势汹汹的对手,在快速复制的同时,也在尝试做单店模式的差异化。2018年,第一家盒小马诞生。同年,盒马还宣布围绕“买手制”打造无费用的“新零供关系”。

  2019年,盒马仍然保持着高强度的扩张节奏,并且在店面模式、供应链、自有品牌等维度继续加码,强化在业内的差异性和独特性。

  门店方面,盒马mini、盒马菜市相继诞生,越来越丰富的店面模式生态,让盒马能够在面对不同的对手、地域、客群、供应商时,有更高的容错率和更多的竞争机会。

  供应链方面,盒马在全国落地了500家基地,同时将采购目光进一步扩展到全球,丰富品类的同时夯实供应链的稳定性。品牌方面,对自有品牌继续进行战略升级,使得自有品牌的营收占比越来越高。

  当时新零售赛道经过一段时间的厮杀,已经有些玩家展现出体力不支的苗头,盒马的一套“组合拳”下来,很多玩家感觉竞争压力大了不少。

  在看到可快速复制的机会后,盒马果断猛踩了油门,一下子冲到了最前面,同时多业态并行以及模式、品牌的升级,让盒马一度步入势不可挡的地步。但当时的业内常态是不赚钱,快速扩张之下盒马的单店盈利能力也受到不小的考验。

  2019年盒马迎来第一次闭店,昆山的一家门店关闭,当时业内对此反应不小,不少观点甚至悲观地指向了整个赛道。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关店是试错的必经环节,也是修正运营策略的前提。放眼整个新零售赛道,盒马的战略调整则成为了行业拐点的重要标志。

  千店大战后的2020年,没想到疫情成了最后一根千斤稻草,曾经抢着开店的资本和玩家们开始为从前的疯狂买单,越来越多的玩家被迫收缩、关停大量门店,很多巨头孵化的项目也无法幸免,赛道一片哀嚎。

  环境施压,这一年,盒马陆续关掉了福州的三家门店,。当时外界有人解读,这匹“快马”“水土不服”,“兵败福州”,毕竟福州是永辉的大本营,有文章还断言“盒马否定过去的自己”。

  还踩过更大的坑,前置仓模式的探索——70多家“盒马小站”后来全部转变为盒马Mini。走弯路、踩坑是高速发展过程中必然付出的代价。遵循严格的盈利标准原则,为业态健康发展寻找更合理的出路,才是理性的取舍与选择。

  闭店并未改变整体开店的增速,新业态在2020年也在出新——,推出了首家“X会员店”、盒马烘焙工坊。

  另外,在数年的打磨和经验累积后,自有品牌系列的增长越来越快,当时盒马工坊月成交额逼近亿元,盒马选择进一步加码,推出了“盒马有机鲜”、成立了3R事业部、上线了“零系列”商品。

  到2020年底,盒马自有品牌占比已经超过20%,在X会员店中,这个比例更是高达40%,盒马用一年时间打造了2万多款新品,其中自有品牌更是超过6000款。

  自有品牌需要供应、检测、包装等各方面的兜底,这是传统零售做不到的事,而对绝大多数新零售玩家来说,当时的它们正忙于战略收缩,考虑怎么活下去,完全顾不上自有品牌的事。

  2021年,盒马的门店依然在稳步增加,不同的是,这些新开门店全部落地重点二、三线城市。不过下沉没有很激进,一方面是要继续探索低线城市的不同样本,为未来打基础,另一方面,尽管2021年市场需求整体复苏显著,而且非一线城市的生鲜新零售渗透率很低,但下沉市场的竞争局势仍然不明朗,不少生鲜电商、社区团购的头部玩家表现强势。

  在这期间,盒马还成立了新品孵化中心“盒马X加速器”,继续强化供应链和品牌的协同生态,今年10月的“中国零售圈大会暨2021生鲜零售发展论坛”上,盒马还公开了两个“十四五”发展目标:建成1000个盒马村、采购1000亿国内农产品。

  产地和供应链是品牌和产品创新的关键,面对新零售赛道可能出现的新挑战,加固上游是盒马必须要坚持的一个好习惯。

  新零售浮沉五载,从疯狂到理性,很多玩家站上过巅峰,又狠狠跌落华丽的神坛。现在看,那些深谙生存之道,能进能退的玩家才会克服这些凶险的考验,活到今天。

  盒马也不例外,从开始的谨慎试水,到中途野蛮加速,再到后面求稳,最终真正成为业内的标杆之一,也付出一些必要的代价。

  扩张人人都会,有钱就行,但取舍其实是新零售里最难的一道考题,闭店与转变,其实提供了非常好的战略警示价值,在不伤害核心竞争力的情况下调整,可以积蓄更多的动力。

  就像沃尔玛一样,最近几年在国内关掉了不少店,但依然未能动摇其全球零售巨头的行业地位,因为这些调整是理性的、及时的、必要的。

  今天的新零售赛道,玩家是少了,但强者依旧林立,Costco、山姆等,都在稳定地扩张,深化自身的品牌影响力,所以更需要一颗“大心脏”。

  盒马过去五年对品牌力、产地、供应链的探索和磨练,敢于做取舍,其实也是在练就足以支撑快速创新和稳步扩张的强力心脏。

  现在看来,通过这场持续五年的新零售耐力跑,盒马已经初步达成目标,外界看到的,是一个越来越求稳,越来越会扎根的新盒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